JFK

其實這篇是假標題

這兩年在幣圈比較火熱的議題屬於NFT了—基於區塊鏈上的新應用,它提出了「擁有權」的概念如何落實到日常生活之中。

譬如今年8月的時候,NBA球星Stephen Curry用18萬鎂買下了Bored Ape Kennel Club其中一個NFT。大家不明白的是,不過就是一張圖片?為什麼有人願意花這個價格購買。

印象中,小時候我爸會告訴我以前的窮困。家裡不一定有飯吃,而是必須要吃「蕃薯籤」。對當時只有不到10歲的我,甚至到現在,還是無法體會那是什麼感覺。

回到現在,2000年以後出的人,活在一個有智慧手機、網路的年代,他們的生活是Instagram、Dcard、Tiktok、直播、限時動態、閱後即焚、短影音。如果想要跟一群朋友吃飯,不需要一個一個詢問取得同意,而是拉一個即時通訊群組,一次把要吃什麼、去哪裡,丟給群組裡的所有人,看有誰想去,到時想去的人自然會到。

先不說台北市。新北市2020平均房價是40萬/坪,如果領3萬3的薪資,必須要一年不吃不喝才能買到一坪。健保制度受到衝擊,二代健保(不管到底是什麼意思)持續增加費用,勞保的制度修正。都在顯示目前的經濟體系是有問題的。

現今世界的經濟體系都是透過各國的政府交織而成,不管是極權政府還是民主政府,當某些人們對於政府不滿意時,無政府主義或是極端個人主義就會出現,去中心化的區塊鏈即是一種延伸出來的技術。

V for Vendetta 裡面的Guy Fawkes面具,也是上述情況延伸出的意念,也常見於各種民眾示威運動之中,像是幾年前的洪仲丘事件。跟血肉之軀不同,意念一但開始萌芽,就不會消失。當一個問題出現時,你可以解決問題,也可以解決提出問題的人,但你沒辦法解決一個意念的存在。

我在大約10年前買進第一顆比特幣,儘管我當時還不太知道那是什麼。10年前要買Bitcoin不像現在如此方便,沒有各種網路資訊、沒有隨處可得的YouTube教學,甚至當時我還找不到能夠直接用美金購買的管道。

有句話是這樣:「老年人相信一切,中年人懷疑一切,青年人(以為自己)什麼都懂。」我顯然現在是在懷疑一切的年紀。

然而現在的00後為什麼相信加密貨幣,為什麼相信NFT是未來。因為

必須是,如果不是的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

當人民面對沒有足夠人口可以住,建商還是一直蓋的房子,有些人放棄取得改而選擇小確幸,有些人選擇簽下房貸花20–30年還款取得,有些人選擇取得後不久會轉租或轉售認為這是投資理財,有些人選擇相信未來不是前面所說的樣子。

不過如果有一天,無政府主義或是去中心化變成主流,新的問題、鬥爭、權利仍舊會產生。在這個閉鎖循環中,或許相信自己所認同並去實際行動,才不會有遺憾。

你可以英雄般的死亡,或是活得夠久看到自己變成反派

最後,這篇內容也同步發佈在Mirror,是我第一篇上鏈的文章。Mirror是一個基於區塊鏈而產生的寫作平台,當文章發布時便會被上鏈,也可以被鑄造為NFT。至於未來如何,或許再過幾年回來看才知道。

未來的我,多年後見了。

追蹤我
希望有新文章時通知你,就去找到「Follow」按下去
Liker
透過免費提供5個Like,能真正支付實際費用給我

--

--

印象中是研究所一年級發現的,那年23歲。

到現在大概10年 — 持續服藥中。過程大概就像許多憂鬱症患者說的那樣,每個人都會要你多運動、曬太陽、樂觀點、想開點,很遺憾的事,就是辦不到。

舉個栗子好了,男生不會懂什麼叫做經痛、生小孩的痛;要一個憂鬱症患者想開點,就像是跟一個腿斷掉的人說:「你就稍微站起來(想開點)就好了啊,很多人比你還慘$&!#」。

研究所休學了很多次,曾經也被某位老師說不努力、研究所沒那麼辛苦,當時很討厭這樣不明不白的批評,但現在我明白,他只是不懂。

曾經去面試華碩的時候,被問為什麼休學,當時也是很傻的說「憂鬱症」。理所當然的沒有錄取,後來面試我的人有私下email說,以後面試不能說這個理由,我很感謝,後來我面試都很有技巧性的能夠不被問到這個問題。

我相信大部分人的公司都不敢錄用憂鬱症的人。以前也覺得很委屈,現在也懂為什麼。

人類的進步是緩慢的、群眾是盲目的。我們可以探索宇宙、探索海洋,以為自己掌控世界,卻也到現在還是無法探索內心世界。

聰明很簡單,那是天生的。有智慧很難。

印象中,人生最苦的時候,想過自我了結的次數也不少。每每看到新聞報導上的標註「自殺不能解決問題」都會內心OS:

幹,自殺當然能解決問題。

跌倒最深的谷底時,其實會發現什麼都不重要:感情、金錢、名聲、生命、意義。可能我還沒很慘,所以還保持著「我只想快樂,為什麼如此困難」;生命過的比我辛苦的,陸陸續續也是有幾個曾經的同學離開人世了,願他們離苦得樂。

直到最近遇到一些事,才發現快樂其實沒有這麼難。

曾經學到,當一個人在遇到困難,且跟你說的時候,不要教他或是指示他「你就XXX就好了」,因為這樣只會讓人覺得更挫折。而是要問「我可以幫你什麼?」最近聽到有人這樣對我說,當下很感謝。其實只要這樣一句話,就能讓人覺得很有力量。

某天下午,跟鳳梨在窗邊看著外頭半小時,覺得很幸福。

自從橘子來了之後,鳳梨再也沒有到過這個窗戶邊,是一個久違的平凡。

疫情很嚴重、世界很混亂,每天都有人為了喝到水、曬到陽光、呼吸到空氣而辛苦著,我還都擁有這些,還可以到樓下超商買東西吃、洗個乾淨的澡、睡在床墊上、在這裏滑手機。

願這個世界安好,願身邊的人都快樂。

Stay safe, stay honestly.

--

--

今年是語音社群的時代,從Podcast到2月爆紅的Clubhouse,還有Instagram也開始的包廂直播功能,都展現了各大平台要擴大社群還有不落人後的野心。

在這疫情都關在家的當下,除了看劇,參與線上社群或許是一種新時代的生活方式。除了跟疫情共處,同時也接納新科技的到來

以下JFK推薦幾個隱藏版Club,建議大家都follow起來,讓你的生活更豐富!

【Club推薦】:康熙紅人館

【Club類型】:有趣

【開房頻率】:不定時

【Club 介紹】:

非常紅的一個房,裡面有皇上、太監,還有一隻「馬」(噠噠的馬蹄聲是美麗的錯誤)。

每次開房都有上百人,不過現在似乎比較少開房,希望不會成為絕響

【評分】:

新人上手度:🍁🍁🍁🍁🍁

話題參與度:🍁🍁🍁

知識程度:🍁

趣味程度:🍁🍁🍁🍁🍁

--

--

一直以來,小時候就喜歡拆開東西再裝回去。一開始常常裝不回去,中間也犧牲不少好產品,皮夾也越來越薄。但似乎這些像是魔法般的科技產品,就是讓我動心!

最近做了一個關於穿戴式裝置的計畫,因緣下發現 Misfit Crop. 便趁聖誕節特價19.99USD時請好友從美國帶回。殊不知讓人非常失望。

http://misfit.com/products/flash 首先可以看一下官方網站上的照片,我現在相信這些都是電腦繪圖渲染出來的了…

1.開箱照 / 不過我不在意包裝

--

--

面對陌生問題不知道如何掌握關鍵的思考技巧?以及如何能夠抓對主管、客戶的心,更精準了解問題背後的脈絡?本次透過台大知名課程中與企業單位的實務合作經驗分享學習,期待一同成長! — 大家好,我們是台大解決問題實務課程CTPS(Critical Thinking & Problem Solving) 的Rooit小組,在這裡想與各位分享在Sherman老師教授的這一學期以來的專案實作心得,本堂課主要針對台大、師大、台科大三校的同學開放修課,但若對想學習如何有系統、有架構的方式解決問題、思考問題背後的脈絡方法有興趣的大家可以藉由追蹤課程粉專(導連結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NTUCTPS/)申請來旁聽唷! 本文架構| 業主提供的商業實務問題 如何有系統、有架構的分析陌生問題 學期課程心得分享 我們小組這次合作的業主是「最好玩的匿名交友軟體Rooit」,一個透過遊戲、機器人的設計,豐富交友軟體聊天過程,讓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更順暢的交友軟體。本次專案的最終目標,是協助Rooit發想出能夠提升APP第二週新用戶留存率的方法,在這過程中需要從產品金三角:產業、數據、用戶三大面向來觀察整體APP營運狀況,且從用戶的日留存、週留存、月留存都代表不同的商業意義,每個企業也都有屬於自己的留存率算法,因此我們這次拿到的題目是提升目前對Rooit而言用戶下降幅度最大的第二週留存率。然而在開始進入細節的分享之前,先總結這次課程專案的三大收穫:

解決陌生問題的關鍵學習,最扎實的經驗分享
解決陌生問題的關鍵學習,最扎實的經驗分享

開口聊天指南(1) — 為什麼有些朋友,聚會時不管什麼話題都搭得上話,隨便講幾句話,在任何團體都聽起來像圈內人,好像什麼都會、什麼都Play 一旦換成自己,不是馬上句點,就是尷尬到不知道要講什麼。 難道真的是自己太邊緣、生活太無聊所以腦袋糾結?還是根本那些某些人天生帶有聊天的基因,一切都是天賦異癛? 本篇文章將告訴你,如何一開口講的大家點頭如搗蒜,探索從外太空聊到行天宮的秘密。 我們與邊緣人的距離 一直以來,我都覺得自己是個內向的人。 學生時代,我可以整天都不跟任何人說話。運氣好的是,還是認識一些好朋友,求學過程也不至邊緣到被霸凌。 反正同學很多,每天都會見面,一個學期每天乖乖上課,跟30–50個人自然的聊天都沒什麼問題。 出了社會就不一樣了,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重心,上班談公事,下班不認識。生活圈似乎越來越小,回家也只想看YouTube滑手機耍廢。 生活圈 = 自己的小房間? 無聊的時候想找人聊天,看了好友名單一整排,想找人聊個天卻不知道可以敲誰, 不是人家結婚、還是還在上班、又或是怕太晚不好意思打擾,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人可以敲,敲了卻也不知道講什麼,問個「在幹嘛」,瞎講個幾句幹話就講不下去,然後默默過了一天,好像每天除了工作,生活就像一塊塑膠,被邊緣也沒關係。

為什麼我們喜歡電影?電影可以引領我們到任何地方,體驗這個世界的千變萬化,只要兩小時就能夠讓我們從日常生活裡的壓力中得到釋放。《世界電影雜誌》 我是一個很愛看電影的人,尤其是科幻類,或許是對未來的一種幻想驅動著好奇心前去。 最近正在參與一個電機&資工&設計的跨領域課程,必須以物聯網( Internet of Things )作為主軸探索在現實生活中的可能發展,我和其他夥伴想要探索的是物聯網可以怎麼幫助維持遠距離關係。 在爬資料的時候,看到了一篇介紹關於雲端情人的文章《雲端情人(Her)─我們都寂寞》,便重新看了這部2013年的電影,不同於其他科幻片講究英雄式的觀點與拯救世界的科技發展,整片探討許多精神與肉體上的連結,呈現了日常生活中科技與人的關係,讓我非常驚嘆於整個編劇的完整架構! 劇情簡介 《雲端情人》的背景設定在近未來的洛衫磯,故事以背前妻要求離婚且目前獨居的主角Theodore為中心,偶然間他買到全新研發的人工智慧系統OS One(日後自取名為Samantha),往後除了好友Amy與代寫書信公司的同事外,Theodore幾乎每分每秒都與Samatha在一起,並很快地發展出曖昧關係。整部電影闡述人工智慧與科技如何影響人類社會的發展,並以多重角度觀察愛與複雜的關係。

從電影《雲端情人》看未來互動設計與當代科技
從電影《雲端情人》看未來互動設計與當代科技